科协邮局   网上工作平台 回到旧版 | English | 设为首页
   
学会学术 科学普及 智库发展 组织人才 对外交流 创业创新 党的建设
首页  > 地方科协 >  新闻内容
 

沈阳:让“老”的新起来让“新”的壮起来_顺丰快递

 
分享: 2019-03-13
     

原题目:沈阳:让“老”的新起来 让“新”的壮起来

图为沈阳新松机械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工业机械人生产车间。 新华社记者 杨 青摄

沈阳施展区位空间优势,推进建设东北亚国际化中央都会;施展科技人才优势,优化创新机制和情况,建设东北亚科技创新中央;施展工业优势,推进装备制造业高端化和智能化生长,建设东北亚先进装备智能制造中央;周全提升公共服务水平,建设东北亚高品质公共服务中央“醒得早”的沈阳市,40年前曾是天下著名的革新窗口。天下首份厂长承包谋划的“责任状”、天下首家停业企业的“通告书”、被誉为“接通了天下金融管子”的金杯公司最早赴纽约刊行“美元股票”……连新中国最早的证券生意业务市场也发芽在沈阳。

现在,沈阳改善营商情况再度打头阵,在中德装备园首推“无费区”,推广“答应制审批”,入选2017年中国革新年度案例;在重点国有企业铺开混淆所有制革新,改变国有“一股独大”的局势;以吸引人才为抓手,依托工业同盟引发创新活力……沈阳老工业基地的革新脚步有时快有时慢,却从未停歇。

沈阳全力推进东北亚国际化中央都会、科技创新中央、先进装备智能制造中央、高品质公共服务中央等“四其中心”建设,不停迈出生长新程序,开启振兴新征程。

开弓没有转头箭

上世纪80年月,沈阳推出了承包谋划、租赁谋划、股份制等多种谋划方式和所有制形式。进入新世纪,沈阳企业大规模“东搬西建”拉开了东北首轮振兴的序幕

1986年8月3日,沈阳市防爆器械厂宣告停业。这一天已载入中国经济体制革新的史册。

素有共和国装备部美誉的沈阳市,不乏敢闯敢试的破冰精神。上世纪80年月,作为经济体制综合革新试点都会,沈阳顶住各方压力,祖先一步推出了承包谋划、租赁谋划、股份制等多种谋划方式和所有制形式。这些革新“大招”在其时引起轩然大波,争议四起。沈阳市向导保持革新定力,“与党中央保持一致,不是要我们只当转达室,而是要做"变压器",不敢斗胆探索和试验,就谈不上缔造。”不再容忍亏损企业把盈利企业拖下水,不再容忍亏损像瘟疫一样伸张而无人担责,沈阳就这样凭一部都会行政法例坚决开路,为1986年底我国出台第一部《企业停业法》奠基了案例基础。

“跳出企业革新内部打转的窠臼,沈阳企业大规模"东搬西建"拉开了东北首轮振兴的序幕”。沈阳市委常委李松林说,2002年以来,仅铁西区就迁出企业320多家,腾出土地9平方公里,获得级差地租300多亿元,盘活资产500多亿元。破解了困扰国企“钱从那里来”的老浩劫。从2002年到2017年,铁西区生产总值由77亿元增加到883亿元。见证了百年中国工业变迁的铁西,为东北振兴孝敬了“铁西样本”。

创新驱动增底气

在新一轮东北振兴中,沈阳提出要依赖创新驱动,捉住战略性新兴工业,突出高新手艺,革新优化传统工业存量,培育做强新兴工业增量

沈阳制造一向着实,钢材、铜件都用最好的。好比,沈乐满热水器比南方产物零件多一倍,热衷于评“国优部优”却不善跑市场,不打广告。醒得早却跑不快,效果经不起市场洗礼,轻工产物通常南方醒目的,沈阳企业险些完败。上世纪90年月最先,沈阳涌出下岗潮。革新,松口吻、慢半拍都不行。第一轮振兴10年事后,2014年新东北征象卷土重来,沈阳经济生长再度滞后。

逆境,革新;再陷逆境,再革新。辽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形貌沈阳40年来的跌宕升沉说,革新没有完成时,革新遇到的问题,只能通过革新解决。“好比沈阳工业太重,重工业过多依赖投资拉动;国有经济太沉,民营经济过轻;政府伸手过长,营商情况短板过短。”

2016年4月份,国家公布《关于周全振兴东北地域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》,标志着新一轮东北振兴周全启动,沈阳革新再次站到潮头浪尖。

转型,怎样才气轻快一些?沈阳机床为了赚取“心脏”利润,坚决剥离通俗机床营业。历时7年投入10多亿元,代表行业攻克数控系统焦点手艺,乐成研发出天下首台智能数控机床,创新商业模式由此发轫,与腾讯、神州信息等“云端”公司互助,修建智能工厂、智能制造谷、智能工业云在内的智能制造生态系统,实现了从“制造”向“智造”的起跳,也把一连亏损的帽子摘掉了。

“让老的新起来,让新的壮起来。”沈阳市市长姜有为以为,新一轮振兴生长必须依赖创新驱动,要捉住战略性新兴工业,突出高新手艺,革新优化传统工业存量,培育做强新兴工业增量。

现在迈步重新越

沈阳从“制造”向“智造”迈进,2017年以机械人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手艺工业产值1200亿元,高新手艺产物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比重55%

自1978年降生中国第一台机械人,沈阳机械人工业由已往自觉生长迈向了今天的周全着花。新松机械人公司获批国家智能制造树模试点,国家机械人创新中央落户沈阳。设立机械人工业基金,省市同时把机械人工业放在政策扶持的聚光灯下。新松机械人公司掌门人曲道奎感伤道,加大新兴工业比重已经成为沈阳转型的“都会意志”。

仅2017年,沈阳传统工业就实行了149个智能升级项目,以机械人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手艺工业产值1200亿元,高新手艺产物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比重55%。

新问题新矛盾,总是“一山放出一山拦”。依附“两化”融合革新,沈阳制造已经变得智能、精巧。可是,继续向焦点手艺深水区迈进,又缺乏高精尖人才的跟进。为此,沈阳革新人才激励机制,以增添知识价值为分配政策导向,实行“沈阳人才新政24条”,不求所在,但求所用。推进外洋人才离岸创业创新基地建设,引进和使用外洋高质量智力资源,加速中德装备园、沈阳国际软件园等外洋人才离岸创新创业自由港建设。沈阳机床、鼓风机等一批国有企业把研发触角放在了一线都会和外洋科技前沿。

咬定革新创新不放松,再度彰显沈阳的难得继承。近年来,120万吨乙烯三机、AP1000核主泵等60余项大国重器先后问世,高精尖的沈阳制造为天宫、蛟龙、航母、大飞机等国家重大工程作出了孝敬。

施展区位空间优势,推进建设东北亚国际化中央都会,更好支持动员区域生长;施展科技人才优势,优化创新机制和情况,建设东北亚科技创新中央;施展工业优势,推进装备制造业高端化和智能化生长,建设东北亚先进装备智能制造中央;周全提升公共服务水平,以此来重塑情况,群集资源,建设东北亚高品质公共服务中央。

姜有为回首沈阳40年来的革新历程说,滚石上山,久久为功。革新没有完成时,沈阳要坚持问题导向、目的导向,突出革新这条主线,把振兴大业做实。(经济日报·中国经济网记者 孙潜彤)

责任编辑: